当前位置: 首页 首页栏目 列表信息

J-Seminar第四期|朱丽丽教授:粉丝研究的流变与反思

发布于:2021-01-22 文章阅读数: 字体大小:【


        2020年12月2日,新闻传播学院新闻创新实验室举行第四学术沙龙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朱丽丽教授带来主题为"粉丝研究的流变与反思"的分享沙龙由2020级硕士生罗昊主持



朱丽丽教授首先梳理了粉丝研究经历的三个阶段。粉丝研究的第一阶段延续和丰富了斯克的生产性受众观点,探讨迷群如何对抗主流媒体的文化宰制,代表作有詹尼斯·拉得威的《阅读浪漫妇女、父权制和通俗文学》。第二阶段将迷的现象(迷社群以及迷个体的媒体消费行为)纳入到社会、经济文化阶层中进行考察,代表作有亨利·詹金斯的《文本盗猎者》、《崇拜的对象:迷文化和大众传播媒介》。第三阶段将迷的现象视作日常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更重视探讨迷实践的目的、入迷的原因,代表作有詹金斯的《昆汀·塔伦蒂诺的星球大战—数码电影、媒介融合和参与性文化》、麦特·希尔斯的《迷文化》以及格雷的《迷研究:媒介社会中的身份认同与社群》。朱老师指出这三个阶段是一直并行的,而国内粉丝研究的契机是超级女声栏目。在此之后,传播学、政治学、文化研究、社会学学者陆续进入到这一领域开展了一些零散的个案研究,其中2009年由陶东风编写的《粉丝文化读本》起到很重要的引领作用。



朱丽丽教授看来,当下粉丝研究有五大侧重面一是"亚文化迷群体",代表研究有冯应谦的《中国的迷文化、年轻人与消费》、 马中红的《新媒介、新青年、新文化》。二是身份认同,代表研究有周倩漪的《从王菲到菲迷流行音乐偶像崇拜中性别主体的搏成》、黄淑贞的《东方神起成年女性粉丝研究》。三是文化再生产与社会实践,包括粉丝的情感劳动、数字劳动、字幕组研究、粉丝应援研究四是社会功能与意义建构,代表研究有刘海龙的《像爱护爱豆一样爱国:新媒体与"粉丝民族主义"的诞生》、朱丽丽的《网络迷群的社会动员与情感政治》。五是粉丝经济与资本,代表研究有朱丽丽的《混杂式粉丝经济:网路IP、明星与粉丝社群》、《拟态亲密关系:一项关于养成系偶像粉丝社群的新观察——以TFBOYS个案为例》。


最后,朱丽丽教授根据自己的研究实践提出对粉丝研究的反思。面对当下的粉丝文化研究存在的问题,朱教授的第一点反思是粉丝研究如何摆脱文化研究学派的早期思路,在本土实践和理论对话的基础上,在现象与结构之间反复勾连,实现若干学术的主体性?她提出两个可能拓进的整合方向:一个方向是文化社会学,即跳脱出单一、眼前的现象,做横纵向的对比和思考;另一个方向是历史学,在历史面向上找到粉丝文化和中国历史进程的对应关系,以及它是如何嵌入在大众文化系统结构之中,又改变了大众文化的哪些部分,并关注这样的一个整体面貌和中国历史进程以及更大的全球化进程之间的关联是什么。第二点反思是考虑是哪些因素推动了亚文化的主流化和大众化?朱教授认为与媒介技术和传播方式的变革息息相关。第三点反思是粉丝研究的研究方法可以有哪些改变?传统的研究方法有民族志、文本分析与话语分析等,朱老师提出也可以选择一些新的研究方法如质化软件、口述史、生命史研究、叙事研究等等。